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展示改变 >让漂流木化腐朽为传奇邱文皇打造功能性艺术品 >
文章信息

让漂流木化腐朽为传奇邱文皇打造功能性艺术品

作者:   发表于:2020-08-06  分类:展示改变 
让漂流木化腐朽为传奇邱文皇打造功能性艺术品让漂流木化腐朽为传奇邱文皇打造功能性艺术品让漂流木化腐朽为传奇邱文皇打造功能性艺术品让漂流木化腐朽为传奇邱文皇打造功能性艺术品让漂流木化腐朽为传奇邱文皇打造功能性艺术品让漂流木化腐朽为传奇邱文皇打造功能性艺术品

邱文皇个人木作展览“裸——土木攻城:木篇II”之“当漂流的木不再漂流时”于5月27日至8月27日,在槟城潮人居二馆展出。

他说,在进行创作时,他并未刻意选择以木头作为材料,只是因为他从小就一直接触木头,所以,木头才成了他锺情已久的料子,在机缘巧合之下,就发展出今时今日的这一系列作品。

对他来说,所有的创作都是一种表达。儘管创造出来的每一个作品都不一样,但其背后都有一个故事,就算没有故事,至少它是当下所要表达的一种情感。

“搞艺术也并不只是谈作品,也是经历、体验、感受和感想,这一切都很重要。”

邱文皇很庆幸自己是一名艺术家,因他认为艺术之路给了自己多姿多彩的生活。虽然有别于一般人,但至少生活不会那幺枯燥。

他认为,艺术必须是来自于生活、理念、经验、体验内的经历和感受,这幺一来,艺术家才会有想要表达的想法。

须先了解艺术才能表达

“每一个人的存在都是想要表达一些什幺,只要是活着的就会表达,只有死的东西才不能表达。至于我则是通过艺术去表达。”

他说,艺术的成份就是强调内心的直觉,而直觉是无法解释的,只要感觉是对的就成立,不对的就摧毁再重做。

“当我们要表达一样东西,首先就必须了解他。这跟两性关係是一样,唯有互相了解才能一起生活。当然,除了了解,也要看看是否合适搭配等。”

艺术分有很多种类,像是表演、建筑、雕塑、电影、戏剧、绘画和服装设计等等。而今天环绕在展览厅内的桌椅摆设等物品,就是邱文皇的表达範围。

他认为,想要表达自己的其实也不只是艺术家,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表达方式,最好的例子就是做好自己的本份,不断的提升自身的领域,让别人看得见自己。

曾靠绘壁画为生

1992年,邱文皇毕业于马来西亚艺术学院纯美术系,当时,他选修的是油画。在毕业以后,他先是以自己学会的技巧“找吃”,从事艺术工作如画壁画和一些设计工作。

对他来说,生活上的满足因每个人的遭遇不同也有所不一样,而他个人的看法都是较为乐观的,因此,即使是“找吃”,他也要让生活过得好。

他说,一个人的生活过得好,未必要赚取很多钱,但他也不否认,金钱主要是能让自己过想要的生活。这幺一来,在搞艺术和创作时也会比较安心。

回忆起刚毕业时,他说,当年自然是“有什幺就做什幺”,因此,在毕业后的最初3年8个月,他都在学院的画廊工作,这也是他的第一份正式工作。

“过后,我选择离开,那是因为我开始觉得自己应该要有所改变,且应该面对另一个我。于是,我开始画壁画、为旅店画装饰画等等,不过,这些都不属于个人创作,因为主要都是画别人想要、别人喜欢的商业画。”

以废弃物为创作材料

邱文皇一直锺情于木头,升学的那些年也因没太多钱创作,加上他不想花父母的钱,因此,他当时都是以别人丢弃的东西来当材料,其中,木头就是经常被人遗弃,但却可成为实用材料的一项工具。

“别人所谓的垃圾和丢弃的东西,都可以成为我们的工具。艺术家就喜欢具挑战性的东西。”

他说,这种“捡垃圾”的作法难免被人标籤和归类为“骯髒”等说法,但他还是保持着这样的心态重複去创作,对可以找回来的材料进行维修和改造,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作品。

“当维修和改造不再能满足自己的时候,就会进入创造的阶段。这时候就会减少捡垃圾,反而是寻找适合自己创作的材料为主。我也会採用现在还有的材料,而捡垃圾时也只是选择自己很喜欢和合适的材料。”

他说,从过往捡垃圾的经验和认知中,他也慢慢让自己有所提升,而创作就是靠经验,再加上观察的累积,把自己心裏想表达的都呈现在作品上。

他也认为,并非每个人都可以明白自己想表达的内容,但这并不重要,毕竟一个作品的呈现未必要有依据,能否感受到作者的感受也是见仁见智的。只要根据自己的直觉,以自己的角度去观看就好,毕竟有些事情是作者本身看不见的。

展览以真诚赤裸为主题

谈起展览主题“裸”,邱文皇指称,这个主题的意思是真诚赤裸,那是一种内在精神。

他说,这里所谈的“裸”是指创作时需有一颗真诚的心,而不是通过欺骗、圆滑等负面因素去製作。

“而我採用的每一块木头也是没有穿衣服,都是那幺实实在在的赤裸呈现。”

邱文皇早期的“裸”系列作品以纯木居多,近年来才开始融入其他媒介,如铁和钢等等。

自满致创作慾望变弱

“很多人会抛出一个疑问,为何艺术家要创作?但对我来说,这个问题就像,为什幺我会是一个艺术家。我只能说,这是与生俱来的,无法解释。”

邱文皇说,很多人常会问“为什幺会这样?”或“为什幺会那样?”,他认为,这都是很难解释的,就像很多人会有某些性格和行为,这也都是无法解释的。

“当然,这个世界上会有很多不同的声音,别人会对我们的行为提出一些看法。而我们要做的不是去反驳,而是聆听为什幺别人会这幺说,若有不明白的地方,就请别人解释,而不是不断自我保护,拒绝聆听。”

他认为,艺术家的提升其实关乎很多外在因素,因此,艺术家不能把自己放得很大、很自我,因外在因素才是导致一个艺术作品持续发展的张力。

“如果一个人太过于自我,且沾沾自喜,就会把自己搞垮。当一个人对自己很满意的时候就很难前进,创作慾望就会变弱。”

不过,他也强调,在吸收外在因素的同时,眼睛所看见的必须与思想一致,否则就会出现眼高手低,想得到却做不了的情形。

他说,这种过程很自然会形成情感和情绪上的波动,但他认为,这样的人生才不会平淡。

“当然,也有艺术家选择平淡的过活,这并没有对与错,但我不愿这样,因为生活会很枯燥。我觉得遇到外在因素或波动的时候就该去面对和挑战,让这个波动去波动我的生活。波动也是一种价值,相对的,平淡的生活反而会过得很辛苦。”

对生活的追求,每个人有所不同,也因此,他认为不能随便标籤他人,或以他人的感受和眼光看待一个人。“因为你或许觉得波动的生活会让他过得不开心,但他本身却不这幺认为。”

作品出自缘份及信任

邱文皇说,想要完成一个作品,除了设计之外,信任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而这也促使了缘份的产生。

他解释,很多作品的完成都是出自缘份,这个缘份多是来自于自己对别人的信任,信任他人可以协助自己完成想要的东西。

“信任是一股很大的力量。其实,艺术家并不需要所有的事情都亲力亲为,就好像一件家具作品,当中除了木之外,还有一些铜铁类的支撑物,如果需要进行烧焊打铁的工作,我并不擅长,这时候就要委託工匠帮助我去完成。”